常熟新闻网首页

手机新闻网

新闻客户端

过年记事

胡燮敏

春节,俗称过年,一般从腊月廿四开始,到正月十五元宵节结束。其中的习俗有送灶、蒸糕、采办年货、杀鸡宰鹅、扫尘、贴春联、祭祖、拜岁、点爆竹、拜年吃年节酒等。

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计划经济,城市居民过年购物要凭券,什么豆腐券、豆腐干券、豆芽券、猪肉券、鱼券、香烟券、布券……农村农民除了布券,其他什么也没有,但农村也有优势,就是自己生产、自己加工、自己捕捞。我印象最深的是做豆腐、干河捉鱼、蒸糕等。

做 豆 腐

离家一里地的福山塘上,有一个叫毛桥的小镇,镇上有爿豆腐作坊,坊主姓项,我们称他项家豆腐坊。

项家豆腐坊常年做豆腐,卖豆腐,也加工豆腐。春节来临,作坊热闹起来,周围农民拿着黄豆来加工豆腐。

做豆腐工艺并不复杂,把晒干的黄豆在冷水中浸泡一天一夜,拿到作坊去加工。浸泡过的黄豆在磨盘上磨成乳白色的豆浆,将豆浆放到纱布中过滤,豆渣滤出,剩下的就是纯豆浆。纯豆浆放入锅中烧开,舀在桶里,放卤水搅拌,豆浆就成豆花。十多分钟后,把豆花放入木方格中。木方格一般宽30公分,长50公分。放入纱布,方格灌满,把纱布裹起来,放平,再放上一个木方格,放上纱布,灌满豆浆。如此反复叠加,最多的可超过身高,用凳子才能够到。再把杠子一头用绳子扎住,一头一人或两人拉着杠子往下压,水分压出来。过一会,就可以一个一个拿下来,用划刀划成10公分左右的豆腐块。

如果加工豆腐干,另有一套小方格。

有一年,天下着小雨,吃过中饭,三姐挑着两大篮子的黄豆,我背着两个筛子,踏着特别难走的泥泞路,慢慢走到毛家桥项家豆腐坊。

项家作坊在福山塘边,是个五开间的四合院。从西到东,南边的房间、厢房打通,东边靠南有三眼大灶。大灶往西是压榨豆腐浆的木方格,再往西是磨坊,有一个大磨,一个手牵磨。所谓大磨,用一个树杈做成,一头放在石磨上,一头呈三角形的用绳子吊在梁上,与磨成水平。只要一人用拉杆拉动大磨,一个人给大磨喂黄豆就行。小磨一个人干,石磨上装有木柄,右手转动石磨,左手喂豆。

来加工豆腐的人特别多,在项家门前排成两排。作坊内挤满了人,屋子里弥漫着热气,空气里透着豆香。外面虽然很冷,而作坊里热气腾腾。人很多,但没有不排队或插队的。项家的小儿子是我的同班同学,只是来打个招呼而已。墙周围放着一些长板凳、绳络凳、竹凳、小板凳供人休息。人多凳少,有的坐着,有的站着,有的抽烟,有的大谈山海经。已经轮到自家的就去磨豆浆。那次,等到晚上9点才轮到我们。上磨打浆,过浆去渣,上灶点卤,压水成腐。因怕豆腐压碎,我们带去了筛子。两个筛子放满,就放在篮子里。一切完工,我三姐挑两个筛子,我挑两个篮子。走出项家豆腐作坊,外面白蒙蒙一片,正下着鹅毛大雪。

我们满怀过年的喜悦,踩着冰渣,迎着大雪,快步回家。家中,母亲等着我们。马上给我们热饭。

以后几年,我们姐弟两人轮流去作坊加工豆腐。

蒸 糕

无糕不过年,过年必蒸糕。糕谐音“高”,过年的糕就叫年糕,意味一年生活比一年高。

腊月廿四过去,家家户户开始准备蒸糕。先拿糯米放入木桶内、瓷缸中浸泡,然后洗淘干净,开始磨粉。磨粉有两种形式,一种是在石磨上反复磨碾成粉末。还有一种用石臼舂出米粉,一般人家都有石臼的。我们胡族一个大院子有一个大石臼。五六户人家轮流用,舂米也是苦活儿。石杵用一根树棍,一头套上一个铁箍,一头套上一个石鼓墩,重量小的五六斤,重的十来斤。双手抓往反复在石臼里舂,把糯米舂成粉末,再用筛子筛粉。筛子里剩下粗一点的再放入石臼中,再次舂。我们姐弟几个轮流,常常手掌心舂出血泡来。白天不够,晚上继续干,直至完成。一般100斤糯米需要舂七八个小时。

一切准备就绪,蒸糕了。自家会蒸糕的就自家蒸,自己不会的请人来蒸。一般几户人家在一个灶上一起蒸。米粉及什物(包括树柴)自带。糕的名称根据放入糕中的添加料而定。有猪油糕,赤豆糕、蜜枣糕、红枣糕、黄糖糕等等。

蒸糕工艺并不复杂,先在蒸笼中放入纱布,再放入糯米粉。一般五斤左右,大一点的十斤,十斤以上的需要多次放粉,因为太厚了蒸不熟。四十分钟左右,一蒸糕就可以出笼啦,热气腾腾的出笼糕先翻在桌子上,用纱布包着,双手反复揉磨结实,完成后再翻到筛子里。

开始蒸糕了,大人孩子都来了,挤满了一屋子。大人干活,孩子在一旁观看。第一蒸糕出笼,大家就争着尝新。尤其是小孩子,吃了一块还要吃,但大人不让他们多吃。因为糯米糕好吃,但不容易消化。年纪大的老人就不掺和了,但一般都有小孩先把糕送到床边,孝敬老人。

这些富有年味的蒸糕场面至今记忆犹新。

干 河 捉 鱼

春节来临,生产队里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干河捉鱼。我们生产队里有三个河塘,一个东海河,一个叫金家花池,一个叫大溇河。我们这个生产队沿着福山塘一带。地势较高,低田较少,潭、塘、池也不多。仅有的3个塘属于宝贝。三个塘里养鱼种菱。每年轮流抽干塘水,三年一轮换。农历十二月廿四过后,生产队里就准备抽水工具,五十年代是水车,六十年代是抽水机。

大溇河、金家花池都通福山塘,东海河通福山塘与耿泾塘上的支流陈泾,都有一条狭长的三四米通道,俗称“喉咙口”。因而,只要在“喉咙口”上筑一堤坝,支上水车、抽水机。如果水车,一般要三四天才能车干,以后用上了水泵就只要两天时间了。一般下午一两点钟开始捉鱼。池塘里养着鲢鱼、鳊鱼、青鱼、草鱼、鲫鱼、黑鱼等。听说要捉鱼了,生产队的老老少少、男男女女,都在两岸观看,临近生产队的社员也来看热闹。

岸上挤满了人,水抽得差不多了,队长就派十四五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下河捉鱼,那些大鱼儿露出脊背骚动起来,乱蹦乱跳,河里水花飞溅,岸上欢呼声雀跃,捉到特大鱼时更是欢声如雷,我们这些孩子站在岸上,挤在大人前面大呼小喊,那场面激动人心。捉完鱼,大家就把鱼儿放到仓库场,分给每家每户。白纸上编号,抓阄确定。五保户人家,则另行安排,绝不亏待。社员们分到鱼后,各自回家杀鱼烹鱼,顿时,农家袅袅炊烟,村庄里到处弥漫着鱼香味。

这中间还有插曲。生产队里捉鱼完成后,尚有一些小鱼。大家都可以下去捉,队长一声令下:“可以捉散鱼啦!”一些不怕冷的小青年或十四五岁的孩童就拿着虾网、螺蛳网、竹篮子下去捉鱼。只要敢下去,多少能捉到一点。有一年,我自告奋勇也要下去捉鱼,我父母不同意,他们知道我不是捉鱼的料子。几个姐也劝我不要下去,她们越是劝我我越要下去。我卷起袖子、裤管、拿了篮子下了水。不下水不知道,一下水就感到刺骨的寒。冻得簌簌发抖,在浑泥水中推着篮子乱转。好不容易捉到了十几条小鲫鱼。马上就爬上岸了。衣裳、裤子弄得满是泥水。自思以后再也不去充好汉啦!

第二天早晨,我四姐有事路过大溇河,见河槽里结着薄冰,薄冰上有气泡,便下去敲开气泡捉出一条鲫鱼来,一个气泡一条鲫鱼,捉到了十四五条鲫鱼,比我捉得还多呢!

    声明:所有来源为“常熟日报”和“常熟新闻网”的内容信息,未经本网许可,不得转载!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:0512-52778455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
[责任编辑:浦斐]

标签:

河北11选5走势图 纤亿彩票开户 现金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内蒙古11选5 四柱彩票开户 鸿途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时时彩票注册开户投注 五百万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鸿瑞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 红宝石彩票注册开户投注平台